我的位置: 首页 > 新闻资讯 > 本馆动态 > 新闻正文
【仙居物语】:仙居历史上的“白头乱”
仙居县图书馆    发布时间:2022/10/16 14:07:24
图片


图片


       仙居民间有“长毛头”一词。如同台州沿海地区的“绿壳”,“长毛头”在仙居方言中曾是强盗的代名词。而考其源流,“长头毛”其实就是长毛,其起于清季,原指代表着与满清统治下男子雉发文化的决裂的蓄发、头裹红巾的太平军。清咸同年间,太平军由苍岭入仙,因军粮摊派,焚毁宗祠、寺庙以及杀害士绅等原因,乡民多以强盗视之,长毛也变成了强盗的俗称。迨至上世纪七、八零年代,随着社会思想文化的开放,不单文艺青年,社会上打浪之人亦蓄长发,俗名 “长头毛”。“长头毛”往往混迹市井,以莫须有的由头,打架斗殴,行流氓敲诈勒索之事,因之成为了流氓的代名词。不过,仙居历史上除长头毛的太平军外,事实上还有“红头军”和“白头军”,分别指头裹红巾和白巾之人,两者亦曾被视作强盗。


图片


       “红头军”出现在明末西乡。据《光绪仙居县志》记载,明崇祯十三年时,永嘉有数百人头裹红巾,啸聚为乱,一度曾劫掠仙居安岭等地,后为台州同知万承泳所率领的乡勇驱退。“白头军”则源自清初的“白头乱”。据《光绪仙居县志》记载,明末时,有东阳人徐守平,人长得非常瘦小,但能够使用双刀,且动作非常敏捷。其年少时参过军,退伍后侨居仙居河埠,以编织凉帽糊口。清顺治初年,嵊州人尹粲起兵反清,徐守平便和同县金元采,永康周以暘、宗和尚一同投靠尹粲,并被授予官职。顺治五年五月,徐守平等人纠集数万之众,在仙居西乡起事,向东欲攻打仙居县城,行至管山头时,被清军击溃。因徐守平所率之众以头缠白布为号,故史称“白头军”,该事件则被称为“白头乱”。


图片


       仙居“白头乱”持续五年之久。清顺治五年,徐守平在管山头战败后,不久便纠集余众,结寨据守在仙居与东阳交界的八宝山。又,徐守平原来的部众金元采盘踞在西乡里林,宗和尚盘踞在九龙山,周以暘占据六都坑,诸人依靠险要地形与清军对峙,并不时劫掠西乡平原地带的村落。在文献的记录中,仙居的《路经歌》在叙述十都时,曾有“宝相寺走落到皤滩,闻见九都乱纷纷”之说,讲述的便是“白头乱”。九都的洪坑地名,相传即因清军与白头军对战,死伤无数,血染溪水而得名。盘踞在六都坑的“白头军”还劫掠了四都和净乐寺,里人李芳春在其《笔记》也记录。尔时,仙居县域可以说是一片混乱,后世的《县志》曾以“城门昼闭,路绝行人”予以形容。而相关的情形从顺治五年开始,一直持续至了顺治九年。


图片


       仙居民间对白头军亦多有抗争。仙居西乡下崔村的西面早年筑有围墙,并有西门之地名,相传为明末清初时,村民有叫“鹿萍老太”的为抵御“白头军”而建造。当然,民间的抵抗毕竟力量有限,“白头乱”仍给当时的仙居乡民带来深重的灾难,除却上文所提及的西乡遭受劫掠——财产损失,城郊官路一带还曾有人员的伤亡。在县志的记录中,萍溪曾有为数不少的村民为躲避白头军逃跑至南岸,结果全部为大水冲走的悲惨事件发生。不过,值得一提的是,“白头乱”也影响了县域人口的迁徙。如石井的蔡氏,在其宗谱的记录中,即因躲避白头军由金华的梓誉迁徙而来。官路大筻村的羊氏也是如此。据《皿川大筻羊氏宗谱》记载,羊氏于公元一六四八年遭徐宅徐秀文(徐守平)劫难之乱,房屋烧毁,人丁杀戮,有羊文万逃居仙居,其地后为大筻村。



原创 文/落日楼主 仙居物语 2022-10-15 18:02 发表于浙江

开放时间

党校分馆
8:00-20:00

总工会分馆
8:00-20:00

安洲书苑
8:00-20:00

总馆开放科室周一闭馆
周三上午业务学习

关注我们

扫一扫

仙居县图书馆

官方服务号

扫一扫

仙居县图书馆

官方订阅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