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位置: 首页 > 新闻资讯 > 本馆动态 > 新闻正文
【仙居物语】:百岁尚书应大猷诗中所透露的长寿秘密
仙居县图书馆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8-14 14:01:59

1.gif


   应大猷,字邦升,号容庵,仙居县下各村人。明正德九年(1514)进士,任南京刑部主事。平宸濠之乱有功,升兵部职方司,旋任稽勋郎中。嘉靖六年(1527)出任广东参政,后擢云南右布政。嘉靖二十三年(1544),任广东左布政,后又两度巡抚云南、广东,旋升副都御史,巡抚四川、山东,回京复任吏部右侍郎。嘉靖三十一年(1552),任刑部尚书。嘉靖四十年,致仕回乡。乡居期间,日以讲学为务。明万历九年(1581),应大猷卒于家中,享年九十五岁,世称“百岁尚书”。仙居俗语有“山中还有千年树,世间罕有百岁人”。在“人生七十古来稀”的年代里,应大猷能够寿至九十有五岁,自是有其不为人知的秘密。而这个秘密在应大猷诸多的诗作中,其实不经意间已经透露出来——那就是修心。



   修心是人生历程的一场返璞归真。应大猷生活的时代是一个跌宕起伏的时代,他的一生经历了明朝成化、弘治、正德、嘉靖、隆庆、万历六朝,亲历了武宗朝"宸濠谋反",世宗朝"大礼仪"、"北寇南倭"等历史大事件。同时代中,还有一与应大猷相同经历的出色人物王阳明。王阳明也讲求修心——贵州龙场悟道后,创建了阳明心学。不过,与王阳明修心秉承传统儒家思想的“格物致知”、涵养“浩然正气”所不同的是,应大猷的修心似乎更加注重的是对道的遵循和存在的反思。道法自然。他在《书怀》一诗中曾写到:“忆昔长途早着鞭,喜今末路遂归田。每缘省事还多事,那问增年是减年。草木无知浑索笑,溪山有约不输钱。闲看出岫云何意,聚散悠悠总自然”。人生就如那聚散有时的出岫之云,出仕与归田其实都无所谓得失。“只解壶中长日月,那知世外几春秋”未必不是一种幸福。



    修心是对人生进、退、成、毁的淡然。应大猷晚年如同孔子一样专著于《易经》的研究,所著有《周易传义存疑》一卷,想必也是勘破了《易》中的“变”。他在《偶见》中曾以农人插秧说明了一个进、退的真谛“手插秧针布满田,低头便见水中天。六根清正方成道。退步原来是向前”。在《病起韵答友人》诗“万事无心九十春,春来春去太平民。若非寻向清闲处,多积黄金亦是贫”,则对得、失作了解释。相类似的观点,我们在其《游雁荡进石门用孙少梅韵》中也可以见到,所谓的“三界任缘随处了,半生多事觉来非。长途风雨今何似,那向青门问紫闱”,其实是对人生得与失,进与退的一种反思。



   修心是内心的寡欲和对机心的摒弃。寡欲的人生无苦谛,了无机心的内心会得到平静,这是应大猷在修心中悟出的道理。他在《悟来与一所》诗中曾说“悟来了了万无缘,勘破先天太极图。欲向云中参造化,还从心上着工夫。炼丹须炼无丹处,医病当医未病初。寡欲息机均得矣,笑看沧海月轮孤。”应大猷的一生,从协助平定“宸濠之乱”、四川土著暴乱到鞑靼犯边,所用的都是道家的“机”。机可以指机会、时机,但皆缘于内心有机心。人有机心,便会对万事万物有太多的欲望和过于执着,而欲望和执着则会导致内心的劳顿、焦躁和空虚。应大猷晚年对自己一生的反思,终于领悟到了修心的关键是“息机”,而“息机”之后,内心澄明如镜,却是有一种无法言说的喜悦感——也正是这种喜悦感让其得以长寿。


    原创 文/落日楼主 仙居物语 7月29日

开放时间

党校分馆
8:00-21:00

总工会分馆
8:00-21:00

安洲书苑
8:00-21:00

总馆开放科室周一闭馆
周三上午业务学习

联系我们

地址:浙江省仙居县解放街

电话:

传真:

邮箱:

关注我们

扫一扫

仙居县图书馆

官方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