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位置: 首页 > 新闻资讯 > 本馆动态 > 新闻正文
罗秀红:守护“折翼天使”28载
仙居县图书馆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7-30 10:59:55

图为罗秀红给听障儿童上听力语言康复训练课。(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)

她叫罗秀红,是临海市听力语言康复中心的负责人,也是一名特教老师。她有一群孩子,他们有不同程度的听力障碍。在她的努力下,这些孩子都能正常与人沟通对话。28年的时间,她始终和他们在一起。

“跟自己较真”

1993年初,一个偶然的机会,罗秀红走进了临海市聋儿语训点。看着教室里的六七个孩子,他们单耳佩戴着一个东西,有些还会说话,这令她非常惊讶。

“当时在我的印象中,聋儿会说话被宣传为‘哑巴开口,铁树开花’,是很稀奇的事情。”罗秀红说,看到这些孩子,她内心便有股冲动——自己也要成为这里的一名老师,让失聪儿童学会说话。

恰逢前任老师离职,机构需要一名普通话标准的老师。普通话字正腔圆的罗秀红被录用了,从此走上了聋儿康复之路。

然而并非科班出身的她,因为没有经过任何上岗培训,当时也没有资料可借鉴,连孩子们的助听器是怎么回事、怎么佩戴都一无所知,一度感到十分沮丧。

向来不服输的罗秀红,开始自己琢磨。“首先要学着给孩子们佩戴助听器,试听助听器发出的声音;然后再听每个孩子说话,看他们是怎么发音的,思考他们说出来的话为什么不清楚;再把孩子们说的不清楚的话自己模仿一遍,比较和自己说的话差距在哪里,再帮孩子们一遍遍地纠正。”

除了自我学习,各种培训她也不落下。“本身我是‘半路出家’,需要学习的东西太多,孩子们的学习更不能被耽误,我只能跟自己较真,不断更新技能和教学方法。”

“期待孩子早点离开我们”

“小猫小猫怎么叫?喵喵,喵喵。”7月27日,记者见到罗秀红时,她正在给2周岁的凡凡(化名)和凡凡爸爸方先生上亲子课。

凡凡是仙居人,在听力方面存在一定障碍。为了上课,方先生每周都要带着凡凡从仙居赶到临海。

虽然早已超出课程时间,但罗秀红还是十分专注。“有不少孩子都是外地赶来上课的,虽然规定上课时间是一小时,但只要孩子配合度好,基本都会多教一点。”

像凡凡这样的孩子还有14个,罗秀红每周都要给每个孩子安排2至3次一对一或一对二的亲子课。这些孩子大多刚刚佩戴助听器或耳蜗,罗秀红形容他们是“刚开机的孩子”。

她说,相较于其他孩子,这些“刚开机的孩子”往往脾气比较暴躁,因此需要在教学初摸透每一个孩子的脾性,并针对各自的特性制定相应教学方案。

“听力语言训练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,孩子们来到这里,基本上一到两年内就可以去上普通幼儿园或小学。机构里的每一个老师,都期待孩子可以早些离开我们。”罗秀红说,这些孩子离开后,他们还会进行追踪,看看孩子们究竟能不能适应正常环境。

晓宇(化名)就是其中一名,下半年他就要读五年级了,记者注意到走廊的展示栏上有不少他的奖状。罗秀红说,晓宇是个多才多艺的孩子,跟踪4年多,不仅学习成绩优秀,才艺方面也没落下,舞蹈、书法和小主持人样样在行。

“要做就做到最好”

28年的教学生涯,罗秀红最大的感触就是教学环境越来越好了,不单是政策上的变化,还有家长们对听力语言康复训练的重视程度。“工作初,家长们对听障儿童的康复意识没那么强,为了让他们不要错过最佳康复期,我们只能不断上门给家长们做思想工作。”

此外,便捷的通讯网络也为线上教学提供了强有力的技术支持。疫情期间,为了不耽误孩子们的康复训练,他们推出了“停课不停学”听力语言线上康复训练。

“我们每天都会在各个班级群内上传教学视频,并布置作业。家长把孩子们练习过程录下来发群里,老师再点评,给予纠正。”罗秀红说,虽然现在已经恢复正常课程,但“家长反馈、老师点评”这个习惯还依然保留着。

6个老师,却要照顾近40个学生,教学任务繁重,但他们依旧乐此不疲。“我很喜欢和孩子们在一起,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,改变一个孩子的命运,改变一个家庭的命运。”罗秀红说,这是她的本职工作,是很普通的事情,就像平时吃饭一样。没有一份工作是不辛苦的,但既然做了就要做到最好。

责任编辑:余彩虹

2020-07-30 07:56:08  来源:中国台州网-台州日报   作者:张梦祥 王海燕

开放时间

党校分馆
8:00-21:00

总工会分馆
8:00-21:00

安洲书苑
8:00-21:00

总馆开放科室周一闭馆
周三上午业务学习

联系我们

地址:浙江省仙居县解放街

电话:

传真:

邮箱:

关注我们

扫一扫

仙居县图书馆

官方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