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位置: 首页 > 新闻资讯 > 本馆动态 > 新闻正文
【仙居物语】:那些年,他因为嗜茶在天台山华顶搭了一座草堂
仙居县图书馆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6-23 14:05:33

7.jpg

8.jpg


   按:清代康乾盛世之后,仙居有一人不得不提及。他少负不羁才,不屑屑章句,却又汲汲于功名;他担簦负笈,跋涉溪山,秋闱十科,最终仍是“青衫一领,了却白头”;他精于书法,擅长考据,身后却未能留存半部著述;他嗜好饮茶,因之还在天台花顶搭了一座草堂。他就是张丽生。


9.jpg


   张丽生(1792~1861),字植耀,号蕊官,别号张父山人,仙居西张人。植耀,是张丽生的谱名。清干道年间时,张氏植字辈的人在仙居曾颇具影响。如俗语有“钱增章的屋,张植鹏的谷,王迪刚的福”,与张丽生同一字辈的张植鹏就是当时的豪富之人。张丽生的出生,虽然不是豪富之家,但也是“书香门第”。他在《六十自叹》中曾追忆云:“记否昔时在襁褓,红丝扎髻倒双丫。大父示尔两个之无字,尔口含糊含笑念呵呵。七岁授尔羊须笔 先严善书大字,所作之笔,俱以山羊鬉自为之 ,钩磔撇捺记无讹。九岁日诵汉魏古乐府,音节顿挫不聱牙。十岁馆师授八股,起承转合工揣摩。”可见,从幼时张丽生便受到了很好的文化教育。


10.jpg


   张丽生的才气也曾使其年少轻狂。时人王魏胜曾与张丽生一同从学于当时的名儒应金心,因之也相较最久。王在《明经张蕊宫传》中便曾说:张丽生“少负不羁才,不屑屑章句。一切医卜、星历、堪舆书,靡不寓目。好大言,大庭广众中,矢口雌黄,旁若无人,每一掉舌,合座皆惊”,为之而有“狂生”之名。王魏胜在张丽生的传记中还介绍了张曾经热衷于功名的原因:“堂上齿高,两弟又少不更事。思以功名自奋,宵昼研磨,无间寒暑。”张自己也曾多次出门游学,一度还就学于当时的“文章巨手”陈厚甫门下,陈厚甫对张丽生也颇为看好,曾有“独秀江东”之赞誉。仙居县内的士人对张也颇多赞誉,认为县内能称会读书写文章的,张丽生可以排在第一。不过,命运似乎总会捉弄人,张丽生虽多次参加可考,但直到道光三十年(1850)五十八岁才选为贡士,其后功名便再未能向前一步。


11.jpg


   张丽生科场上的失意可能有其兴趣原因。王魏胜在《明经张蕊宫传》便曾说过,张丽生“以功名自奋”的很大一个原因是父母年事已高,两个弟弟又年少不经事。所以,张丽生虽然少习举业,尤喜顺治年间熊赐履的举试理论和唐刘禹锡的文学理论,但兴趣点主要还是在写诗和考据上。张丽生写得诗据说特别工整,与吴伟业写得非常相像。同时,他还擅长书法,尤擅隶书和篆书,曾临摹汉魏时期的碑文——“魏晋来之残碑断碣,靡不搜讨”,而“一落笔,古雅瘦健,直驾唐以上。”因之,大江南北,收藏书画者,张丽生的书法作品也多在收藏之列。至于张丽生的考据,其所著《孟子年谱》、《夏小正纠戴》等书已经遗佚,但留存的《杭州神机庙碑记》和《同治仙居县志稿》部分章节仍足见其功底。


12.jpg


   张丽生平生喜好交游、饮茶。年少时,他曾多次出游杭州、绍兴、天台、温岭、宁波等地,与宁波的冯登府、温岭的黄壶舟、天台的李朝梧、临海的宋心芝等人都是莫逆之交。晚年时,张丽生因听闻天台山华顶的茶好,一度曾寄寓华顶,并盖了一座草堂,名曰“白露草堂”。不过,张丽生晚年的隐寓更多原因可能是来自生活的困顿,而对于人生,他有通透的一面:“寿逾千岁何所用,没后不过卧伴荆棘之铜驼。天生为人不如物,草木逢春尚能发奇葩。日脚总要下平地,一抔荒土夕阳坡。相如子虚今安在,铮铮姓字鸣铜锣”,亦有不满“张张父,不愿荣名佩玉珂,不愿寿世隐山阿。愿守六甲六丁灵符千万纸,烧入红炉铸作干将与莫邪,斩尽古今阻人当道之妖魔。愿与天下有志无时之壮士,吐尽胷中不平之轗轲。”张丽生在过世前有数年寄居仙居广度寺著书,可能即与排遣这种矛盾的心态有关。


   原创 文/落日楼主 仙居物语 1周前

开放时间

党校分馆
8:00-21:00

总工会分馆
8:00-21:00

安洲书苑
8:00-21:00

总馆开放科室周一闭馆
周三上午业务学习

联系我们

地址:浙江省仙居县解放街

电话:

传真:

邮箱:

关注我们

扫一扫

仙居县图书馆

官方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