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位置: 首页 > 新闻资讯 > 本馆动态 > 新闻正文
【仙居物语】:口述:民国李秋蝉镜渠先生在仙居的最后岁月及琐事
仙居县图书馆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9-12 11:09:50

李镜渠(1900—1951),字秋蝉,号晴园,横溪镇小埠头人。民国八年毕业于省立第六中学,后在国立南京高等师范肆业一年。二十世纪三零年代起,在生教育厅、参议会、国民党省党部任秘书、干事等职。编著有《仙居丛书》、《芙蓉楼纂》、《仙居文献琐录》,抄录有《山人余诗草》、《目论内编》等,为仙邑文献整理立下了不朽之功业。

          ——《仙居县志》


口述/陈如源   记录/落日楼主

问:您对李镜渠先生最初的印象是什么?

答:我对李先生的最初印象开始于求学时期。我是九都大陈坑人,民国末在民生中学(现横溪中学)读书。尔时,李先生是校董,名气很大,曾给我们上过课。他当时住在五都潘,有时候老师请假,他过来代课。我记忆比较深的是他上《陌上桑》,讲“日出东南隅,照我秦氏楼。秦氏有好女,自名为罗敷。”中的那个罗敷。他也讲妇女的苦难,其中大致的内容是“一岁贴在娘胸口;二岁三岁附娘走;四五六着衣用饭自动手……十一十二娘教授;十三嫁作农村妇,处处相生不自由;半升米,一镬粥,公嫌稀,婆嫌薄,小姑夸口快如刀……”。他还曾在横溪中学的小山上建过一座塔,即横中宿舍有小池的那个地方,当时在塔里放了很多书。前几年我去看了,塔已经不在了。此外,李先生曾给省教育厅许绍棣(临海张家渡人)当过秘书。大约是民国三十五年时,李先生曾参与国大选举,与王云沛竞争,但王势力大,东门赵王都是王云沛的人,李先生竞选不过。解放之后,李先生从杭州回到仙居,在横溪上街开了间土货收购站。事实上,他此前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杭州。

问:您曾与李镜渠先生有过何交合?

答:我台中毕业后在县委秘书科工作。当时仙居刚刚解放,社会比较混乱,谁是好人,谁是坏人也分布清楚,公安局也刚刚成立,人手不够,我过去帮忙。大约是一九五零,领导交代我一个任务,主要是关于李先生在杭州的一起官司未了,让我带人去把李先生抓来送杭州区。我带了六名武装,从县城步行出发,途径榉溪、田市、皤滩、吕前,到达横溪区公所。尔时,横溪区第一任区长是一个山东人名叫刘济生。刘济生对李镜渠非常尊敬,都叫李先生。我把情况说明后,他说他派人去把他叫到区公所来。后来,不知道是刘区长去把李镜渠叫来的,还是我自己去叫的忘记了。李先生到区公所后,我把他在杭州的情况跟他讲了一下。他非常自信,说这官司他肯定赢,没事。期间,他提出了两个要求:一是给他一个小时时间回家整理东西(主要是整理书,他家藏书很多。我们当时怕他逃跑,随行监视,见他家抖是书。这些书后来据说都放在哪个单位没人管了——好像是横溪供销社。);二是明天到县城去的时候不能捆绑,由他自己走。我当时不敢答应,李济帮我答应了。第二天,在去县城的路上的确也没捆绑,是李先生自己走的。说实在话,刘济生答应后在路上我们还是有些害怕的。因为我们知道李先生在学校时就打太极拳的,打拳的人力量打,我们都怕,一个人可以打好几个,幸亏同行的还有六名武装人员。不过,到县城后他便被关押起来了。

问:李镜渠先生在路上有没有说过什么让你印象深刻的话?

答:李先生在路上跟我说,以后县里还会用到我的,修县志的时候肯定需要我。我说那是可能的,因为我知道他爷爷(李芳春)和黄岩王棻曾一同修过《光绪仙居县志》。

问:李镜渠先生在杭州是什么官司?

答:大致是李先生在杭州时,小老婆被一个牙医拐走了。民国时期,杭州有许多仙居人,特别是在省保安处。当时李先生应该很火,就叫了仙居人把那牙科医生给搞了(打了)。牙科医生记恨在心,民国时期搞不过李先生;解放后,他觉得机会到了,所以状告李先生。对于这件事情,李先生也很宽心,觉得官司肯定会赢。不过,押解到杭州后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,大概是过了一年左右李先生就死在了杭州(1951年)。


问:您是西乡九都人,对西乡九都民国时期的人有何印象?

答:西乡九都一带民国时有名的人有大平地的应锦龙、三丘田的蒋焕声、林坑口的蒋焕文等人。蒋焕声、应锦龙与沈策、林远来他们都是同学,关系比较好。沈策从军后曾数次邀请蒋焕声出山,都被他婉言拒绝。蒋焕声看医书自学成医,曾治疗过应锦龙妻子的不育之症,使得应锦龙三十五岁得子,此后蒋名声大振,方圆数百里都有名气。蒋焕声为人也很好,不论是白天黑夜、刮风下雨,只要有人请看病,他都穿一双草鞋前往,看完后又马不停蹄的翻山越岭回家。解放后,蒋焕声被划作了开明地主。当时,三丘田属于金华管辖,隶属于平仰公社。公社开批斗会时,地主们都举着房契、地契跪在会场,蒋焕声见状也回家拿了地契跪在下面,结果上面主席台叫到他名字,让他坐到主席台来。

问:您对蒋焕文有何印象?

答:蒋焕文这个人很狡猾,也很“辣”,在九都一带名气很大。先前曾有里人雇佣山下方氏二人前去刺杀他,结果被他买通了,反而把雇佣者给杀了。不仅如此,当日受雇的两个刺客和他一起在厚仁吃过点心后,走到韦羌溪,趁二人上桥点烟之际,蒋焕文将他们二人也杀了。这件事情后来还引发了山下方氏和蒋氏的宗族械斗。解放后,蒋一度还在仙居活动,后来跑到了台湾,当了中学中的一名教师。

问:九都港大陈坑在您年轻时有何岁时祭祀?

答:大陈坑比较大的祭祀是金七公。当时大陈有大殿和小殿,大殿供奉朱相公,小殿供奉金七公。朱相公,我认为即春秋时期的范蠡。范蠡曾辅佐越王勾践灭了吴国,民间多有祭祀。(按:相传范蠡曾帮助勾践兴越国,灭吴国,一雪会稽之耻。功成名就之后急流勇退,化名姓为鸱夷子皮,遨游于七十二峰之间。期间三次经商成巨富,三散家财,自号陶朱公。世人誉之:"忠以为国;智以保身;商以致富,成名天下。")



      知识拓展  

李芳春

李芳春,字天隐,又名仲昭,横溪小埠头人。十六岁考取秀才,四十四岁考中举人,曾于同治十年、十三年、光绪六年三次赴京会试,皆以“额满见遗”,不第而归。后转而潜心教育,以文教自任。先后著作有《北游日记》(二卷)、《尘饭涂羹》、《乡音考切》、《四书亿》等作品,并集有《李芳春笔记》四卷。

李芳春先祖本是管山人,自其祖父李锡忠出迁始定居横溪。所谓“世上几百年旧家无非积德”。尔时,横溪小埠头一带是仙居苍岭古道上的重要站点之一,商贸繁荣。李锡忠以小贩起家创业,不数年就积累了千金,成为了当地有名的富庶之家。不过,与一般苟苟于蝇头小利的商贩不同,李锡忠天性纯良,重然诺,乐善好施。据《光绪仙居县志》记载,李锡忠曾“广求良方,精制药饵,常携之以疗人疾”,还曾斥资修筑苍岭古道,建亭以憩行人;到了晚年更是吃素诵经,潜心修行。为此,清光绪年间修编县志时,李锡忠被列入了“一行”,以彰显其义举。

李芳春是李氏定居横溪后的第三代。清道光二十三年(1843),十六岁的李芳春考取了秀才,李氏家族自此实现了由商贩向士家的转变,而李芳春本人对此也不无沾沾自喜,认为是祖宗庇佑的结果。在《李芳春笔记》中,他还不无自豪的写到了一则“中兆”的事件:“吾祖居管山。同治庚午,管山宗祠作戏台,以朱油柱而火发,众以煎油者不善。明日复涂黑油,亦大火。是年,予中乡试,族中国均中武举。”同治十年春,李芳春从横溪出发,赴京会试。是年,他考中了举人。同治十三年春,李芳春与王瑜卿结伴赴京会试,其好友王魏胜还以《送天隐李君、瑜卿三弟两孝廉赴礼部试序》见赠:“且夫吾乡,在昔固进士薮也!前明有以三人赴试而中三进士者,邑大夫以为奇,应者曰:“三人而隽者四,则奇;若止隽三人,分也。何奇?”则正德甲戌科也。本科会试,又适值甲戌,其两孝廉得意时乎?独念两孝廉经术词华,追踪前哲,窃恨客秋省试,张茂才长龄得而复失,不获势成鼎足,致让乡先辈一尚书、两参政之专美于前耳!两孝廉行矣!乘长风破万里浪,琼林宴罢,策马归来。仆将俟君于东岭文昌阁下,缕述前朝胜事,掀髯大笑曰:“今果不异于古所云!”然而,命有不桀,此次的会试和光绪六年的会试,李芳春皆以“额满见遗”,他的科名由此也永远停留在了举人。

李芳春科举失意后,晚年以“舌耕”自处。他先后出主临海、椒江、天台、安洲等书院讲席。光绪十三年(1887),任台州书院斋长,造就了大批人才。在任教之余,他还写就了《北游日记》,记录了同治十年、十三年赴京会试的沿途所见所闻,集成了《四书亿》二卷,为其对科举学业的总结。同时,他风尘仆仆,广泛搜集仙居各地的民谚民谣,方言俗字,辑成了《尘饭涂羹》和《乡音考切》二书,并写就了记载仙居近代人、事、物的《李芳春笔记》四卷。光绪十八年,知事王寿颐倡修县志,延请黄岩举人王棻和李芳春为总纂。时李芳春已六十五岁,身带病痛,笔不停挥,家人好友多次劝他休息,均被谢绝。光绪二十年,《光绪仙居县志》书成,两年后,李芳春病卒。当时的翰林学士瞿子玖钦佩他的学行,赠以“兰芬雪白”的匾额。

本文来源:仙居物语  口述/陈如源   记录/落日楼主

开放时间

党校分馆
8:00-21:00

总工会分馆
8:00-21:00

安洲书苑
8:00-21:00

总馆开放科室周一闭馆
周三上午业务学习

联系我们

地址:浙江省仙居县解放街

电话:

传真:

邮箱:

关注我们

扫一扫

仙居县图书馆

官方公众号